快悅齋

手機版按鈕

 

想要創作的一顆心,蟄伏了二十年。

 

人入中年才開始思考,自已的雙手能做什麼?

 

玩盆栽是一種偶然,也是一個必然。



做盆缽也是如此。

 



縱然我不是做盆缽、在盆缽上做畫,我想我依然會在別的領域上進行創作。



2008年我的女兒誕生,我希望她能一輩子快樂,所以為她取名一個單名"悅",全名"余悅"。



在那個時間,我忙於工作與育兒之間,我驚訝我自已竟然也能發展出這麼深入的興趣。



同時間,我花費很多時間玩盆栽,也創立了當時相當熱絡的"盆栽俱樂部"。

 

 

基於我的個性,我透過製作盆缽來表現我的創作慾。



也以我的女兒的名字當成落款,開始進行盆缽的創作。



剛開始我是以釉缽開始我的研究,對於盆體我嚐試各種不同的成型法,拉胚成型、挖型、陶版、押型....



最後我選擇用手捏成型。



會選擇這個成型法不是因為快速也不單純是美觀,而是我的人生觀所致。



我討厭用尺量,所有有規範的感覺都讓我受限,我覺得如果有人買我的盆,那會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品,每一個都是創作品,不是像商品一樣用模子造的。

 

不可能用尺來丈量,一切都用感覺的來做,上帝應該沒有發明尺,所以一切都差不多就好了。

 

2013年,我兒子也來報到,這不是在計劃之中,我為他取名叫"快",余快就是我很快樂,沒有什麼太深的含意。

 

這一年我開始嚐試繪盆,這一路也跌跌撞撞的。



我的所有繪盆技術幾乎是獨自學習,從書上、從網路上、從試驗中、從夜裏的苦思...

成果是好的、甜的,要怎收穫先怎麼栽。

我覺得要藝術品與工藝品的差異在於幾件事情上:

 

一、要有原創性、不能格式化、一成不變,商品才一成不變,用模子造、用固定的工序來製作都不算是藝術品。

 

二、作品儘可能的全由一個人來完成,不能像是加工品,A作盆體、B做上釉、C做彩繪,作品的純粹度就喪失了。

 

寫到這裏大約就有人知道快悅齋的由來了,很簡單就是我女兒與兒子名字加在一起就是了。
 


關於落款我用余快或是余悅是否有什麼分別?

 

基本上是沒有差別,沒有好壞的差別、沒有大小的差別...就像我對他們的愛一樣,沒有任何差別。

 

最後我的人生願意僅止於:

 

簡單生活就好。

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