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悅齋

手機版按鈕

此盆也為了一些效果燒製多次。乾隆時代的陶工為了一些仿真的效果也是多次進窯。

其實真的很麻煩,如果你沒有真的很有耐心,並且願意接受失敗。

一般的陶藝家通常不願意燒製多次。風險高會裂,也可能會愈描愈不好。

回到盆的主題,我希望這盆能二面使用。在釉下彩的部份,深色青花的部份,我用刻的,把佛經上的經文刻上去,做一個暗示,鳥與花、人與世界,其實都是一樣的。

其實我不懂佛經,只是一個暗示。花草的部份,我加上一些古彩、礬彩。

正面是赤繪花鳥,從中國的花鳥畫取材的,原創並不是我。

_DSC4649

_DSC4650 

_DSC4651

_DSC4653

_DSC4654c

_DSC4655


 

TOP